13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不想留下

烦烦好惨一鹅子QAQQQ

[all叶]无限逃脱 1.

*咕咕不是我的本意!(很抱歉)
*希望喜欢。
*密室梗有借鉴。

世邀赛,中国夺冠。





每个人像是放下了心里悬着的弦,行为便放肆了起来,连一向严谨的张新杰都被灌了小半瓶白酒,正借机扒在叶修身上上下求索,被王杰希的邪王真眼一瞪,便自觉老老实实把头埋在叶修胸前,不动了。








张佳乐抱着啤酒瓶对着手机屏幕猛嗑,口齿不清的与手机那头的人炫耀,“大…大孙,看到了没!世界冠军!我的哈哈哈哈嗝嗝嗝”




叶修定睛一看,哦豁,孙哲平的大头照上已经有隐隐约约的裂痕,




“敬…敬你!你说你啊!你怎能就走了呢?把叶修留给我一个人,真…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叶修神情复杂,自觉屏蔽后面的话,并被他们的兄弟情深深感动,然后把录好的时候顺手发给了孙哲平。





旁边安静如鸡的黄少天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老婆被抢的消息,扑上去一把夺过张佳乐手机,对着就是一顿猛亲,“老叶只能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啊啾!”




“卧槽黄少天你放下我的老叶!!!!”




然后孙哲平破损的照片上又多了几道口水。




叶修一边给孙翔弄到沙发上一边感叹老孙晚年魅力依旧,一边庆幸自己平平无奇没有那么多麻烦事(????)





孙翔好像没太醉的样子,老老实实的由着叶修鼓捣自己,与平时叛逆的自己完全不一样。




“好了孙翔我再去把其他人…”




“不要!”





“给搬过来…等等你说啥?”





“不要!”孙翔一把搂住叶修,把他的头强行按到自己的裆部,然后深情的说,




“你已经是我的omage了,你居然想去找别的男人?!我不许!给我tian…我今晚就让你看一看真正的龙抬头!”



叶修面色冷漠一个回手掏握住眼前男人的后半生,“呵呵还没我大,臭弟弟。”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没想到喝醉的孙翔居然还能对此表示非常不满,“是不是…是不是周泽楷那个…”




这关人家小周啥事?叶修是真的替乖乖躺平的周泽楷委屈,谁知后者一个鲤鱼打挺加瞬间移动就把叶修的手按在了不可描述的地方。





“我的…大!”



“孙翔就是个弟弟。”




叶修:…我常因为不够变态与你们格格不入。



孙翔…孙翔按不住了快!




叶修把李轩最后这个“大型树懒”拖到沙发上,已经是他半年的运动量了,叶修摊在沙发的最边上,意识逐渐模糊但隐约记得醒来要找某些人算账。





今晚的月亮似乎格外明亮,也不是十五十六,周围漾着的淡红色透露出丝丝诡异,仿佛整个大地都笼罩着一种不祥的气息。






真奇怪啊。






这是叶修最后的想法。





被迫醒来,叶修发现自己被困住了,周围的环境不再是酒店温暖舒适的沙发,他像是被人折叠后强硬的塞进一个密闭的箱盒,是一只巨大的骨灰盒,或者一个夭折婴孩的棺材。叶修只能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卧着。






是梦吧?






或者是谁的恶作剧?







在叶修不小心撞到头之后他划掉了第一个想法。








“歪!你们够了啊!打不过就绑了五冠你们可真行!”









虽然叶修并不觉得一群前夜喝到精神恍惚的醉汉们会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困在一个密闭的箱子里,但这是他最希望的结果。






只是恶作剧吧。






是不是。





回答我。




艹!






周围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而寂静滋生着恐惧。







叶修用力推了推顶在头顶上的板发现没有丝毫松动,又将自己蜷起来用力蹬脚下的木板,以他的体力来看,真给木板踹个孔这种事他自己都不信,叶修感觉他需要冷静下来,暴力强拆是韩文清那种肌肉撕裂者才能想的事情。






叶修轻轻敲了几下箱壁,厚重的木板声告诉叶修就算是韩文清来这也只能听天由命。而箱子是完全密闭的,里面的空气少的可怜,几下动作之后叶修已经感到轻微了呼吸困难。






真是憋屈,叶修简直是感觉丢脸的想,就不能给他安排个得体点的死法吗,这活生生憋死下去了怕是要被某个人嘲笑的死去活来。











黑暗。





压抑。





沉寂。









叶修一模口袋,想抽烟了。






烟是不可能有的,但这一模还真摸出点别的东西来。
叶修艰难的把裤兜里的块状物体取出来,摸索着一按,豁!是块手机,还不是自己的。



凭借手机微弱的光叶修看清楚自己确实在一个长条形的木箱内。然后就当叶修打算下个单机游戏玩玩打发一下最后时光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屏幕上弹出一条信息。






[亲爱的叶修先生。]





恩?





又一声。







[欢迎您来到密室游戏。]







[您已经没有时间去发问了,那么就在惊慌之前先逃出去吧。]







[或许这不是个武力问题]







[毕竟人类的力量终是无法撼动大地。]








[如果实在想不出来,坐以待毙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以上,祝您活下去。]








[all叶]无限逃脱(预)


“我看世界是好的,便埋头而行
我看人心是坏的,便埋头而行。”*




当昔日的和平安宁化成梦中泡影

死亡,为生命本身。

恐惧便像幽深古井里的毒蛇缠绕的尸骨,连死去,都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





“去死吧”




“去死吧”




“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为什么不是我!?”










当崩溃之后,


相信不再去相信,


人类甘愿沦为被生存的本能驱使的野兽。










“活下去…”



“求求你了…”



“让他活下去…”










诱惑的囚笼,一旦进入就无可自拔。










“给你个逃出去的机会。”



“我拒绝。”








如果什么都干不了,那就祈祷吧。

只要心甘情愿,

神会宽恕你们的。

我的,愚蠢的,孩子们…






*海桑《我不想说难听的话》














每到开学才会更新的我wwwww(阅读体明天更!!!)
一个密室逃脱的梗
谢谢喜欢!!!!!(疯狂暗示)

[all叶]醒来发现全世界都是我儿子.2

不走……才怪!

等着被抓住把家法抄他个百二百十遍?

哦,对了,叶家家规,不多不少,规规矩矩的半尺石碑正
反两面, 簪花小楷刻得密密麻麻,叶修看一眼只觉脑子晕晕沉沉抄起来怕是就原地飞升了。


于是叶修虽心觉奇怪但动作没有丝毫停滞,三步并做两步的就消失在了巷子口。






等叶修找了平日常光顾的墙刚翻进自己院子,就撞上在墙头下来回徘徊着跟了他十几年小厮蓝河的目光。


蓝河笑的一脸慈祥:“大少爷,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想先听那个”


“我不…”

“好的坏消息就是,您被发现了!”


叶修还没等跃下就听到这个噩耗,吓得脚底一滑差点直接以头抢地。


蓝河嘻嘻一笑,“好消息就是,这次老爷花了比平日多一倍的时间才看出倪端来呢!”

叶修表示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呢“…我感觉我的计划天衣无缝,只要不是叶秋亲口承认的…”



“卧槽!您怎么知道!?”



“…??????他人呢?”



“二少爷被发现后就离开了,现在可能正等着您给他往祠堂送饭呢”




“呵呵,饿着吧,天热,食性火,吃饭对身体不好。”叶修一本正经的说道。



“…”蓝河:我信了您的邪




或许想着早晚也是要被老头子叫去说教一番的,叶修心下平静,便吩咐蓝河将藤椅搬来院子,舒舒服服的躺上去等着传唤去训话。

院子早些时候被开出来一片地种了些草药,叶修平日里顾不上精心照料,蓝河也因为个人原因疏于打理,久而久之那片草药却有越长越盛之势。最引人的便是一株草本,高茎直立,上部叉状分枝,粉绿色的叶对生 ,一大一小,甚是可爱。而现在那叶子如有灵性般,几枝叶片舒展为在旁边打瞌睡的叶修遮住午后的烈日,几片阴郁下,叶修倒也真正进入了梦境。


叶修这人生下来娇弱的险些当场折了去,也得亏福泽深厚,正逢一位仙人云游至此,寻了一千年老狐妖的精魄能为他续得一命。也许是那狐妖道行太深,叶修多年来常常在梦里窥得那狐妖的记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虽是些零零碎碎模糊的小片段,叶修也看的津津有味。那狐妖或许真的与叶修有缘,长得与他一模一样不说,还有与他相同的名字。叶狐妖活的恣意潇洒,行为处事也颇得叶修心意,久而久之叶修甚至感觉他就像世界上另一个自己。但也有他不能理解的地方,比如那叶狐妖儿孙满堂,这个叶修想世道不公啊,凭什么人家的本事能恋爱而我的本事只能单身????



当然除了闲文逸趣还有别的些什么,但也只是些大体修真门派分类这种傻子都知道的常识性问题,无疑的是天下四分,这于叶修记忆有些偏差,那四大巨头之一的嘉世早在十几年前随着尊主仙逝而分崩离析,根本成不了气候。 千百年来门派兴衰败亡不过走马观花般的一瞬,直到十几年前妖魔乱世,修真派已经呈现以嘉世,霸图,轮回,烟雨为主,各小门派全方位发展为辅助的百花齐放之局势,每年各个门派统一招生,那场景叫一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叶修怕是要踏上去霸图修仙的旅程了。



噫…叶修总感觉这将是一条不归路。



叶修本以为今天见到的记忆又是一段或插科打诨或逗猫遛鸟,但今日入梦的,却是一段清清楚楚的画面。



一段有剧情的画面。





–––––––––––––––
特别ooc文笔特别烂
对不起来晚了
小剧场献上


秋弟弟经历了什么…




叶父(发命令)“叶秋!”
叶秋(反射性)“在!”
叶父“我命令你去祠堂候命!”
叶秋:“是…”
[条件反射要不得]

叶秋“等哥哥来找我ing”
叶修…睡得香

[all叶]醒来发现全世界都是我儿子 1

最近叶家的大公子过得不是很太平,用他的话来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邪恶的势力盯上了。

叶大公子,单名一个修字,一善易修却“修”出个随性不羁,风流成性的名号来,因着自家老爹极恨乱搞男女关系,自己出入花楼也只剩听姐姐妹妹吟个小曲儿,半推半就喝壶花酒的胆子了,叶修自认为像自己这种拥有嫖客资本没有嫖客胆儿的老实男人可谓极其罕见,即使不被人人歌颂,但关于花楼爱恨情仇的腌臜事也绝对落不到自己头上来,在今天被堵之前,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远处熙攘的叫卖声隐隐约约不大真切,这是一条平日白天都极少有人走的巷子,是叶修用来躲叶老将军的秘密通道。看着眼前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叶修想还不如被逮回去打一顿呢。


高一点的与他身形差不多,身着清净白衫,长发被一根缥色发带整整齐齐的束起,立在灰扑扑的街道上,倒是竟还是有几分清新脱俗的仙人之姿。矮的那个倒是活泛一些,明黄色长衫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菊花。二人看他眼神皆是如狼似虎,仿佛下一秒就准备扑上来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不,那朵黄色的菊花已经明显有了动作,却被那个白衣男子压住了。

稳得住,是个狠角色。叶修看到这难免多留意了那白衣服几分,他好像注意到了,叶修只见他笑的愈发渗人。

啧啧,不知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被这两人看上。


“两位兄台,可是燕燕姑娘的故人?”

燕燕,是叶修两天前拜访的花楼新选上的花魁,清秀可人,特别是那一把古琴弹得那叫一个销魂。



对面明显怔了一下,接着是黄色菊花凑近身侧人发出的疑惑的声音,“…燕燕是谁?……他改名了?…”




“少天,”白衣男子示意少天禁声,接着对叶修无奈一笑“我们并不认识什么燕燕姑娘…”




“那怕是小翠绿柳红珞入了兄台的眼?”



对面两人的脸色突然黑的一批,叶修不禁内心一惊,卧槽?猜对了??叶修摸了摸鼻子,这有点难办,谁信一个男的逛窑子比那女子还清白?这事要是别人说给他听他怕是也会嘲笑一句那位兄弟怕是一位不能人道的主,更何况是两个被爱情套中的男人。



呵,爱情,使人变蠢。



事实证明,叶修好像在某一方面,真相了???




两个愚蠢的男人:“呵?你跟她们很熟????”



“也就一般般熟,”叶修思量半晌,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其实我说我不能人道你们信么?”所以你们放我走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被叫成少天的男人先忍不住了,笑的蹲在地上肩膀抖成筛子,却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哈哈哈哈”





叶修也不想这样,奈何自己母胎带病一生下来就弱的一批,自然打不过眼前二人,只是回头走必然会被叶老将军的人抓回去不免又是一顿说教,叶修不怕打,虽然也没人舍得动手打他,但他怕极了絮絮叨叨冗长繁琐的说教。


“那兄台就是来找我的了?要是来寻恩的没错两位是找对了,这要是寻仇要债的,恕我直言我从未见过二位…”

这下那位白衣男子也被逗笑了,“没…”其实我们只是想见见你…叶修觉得他目光里含着一汪死水,只是会猝然惊涛骇浪。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少天想上前来拉住叶修,终是手臂抬了抬又落了下去。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修愈发感觉奇怪,莫非是小时候的光景?童年印象中除了喝不完的汤药也就是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叶秋…



等等…



“你们怕是认错了人了,我还有一个胞弟名叫叶秋,你们怕是要寻的他。”




“你还有个胞弟?怪不得…”





巷口人声大了起来,来寻他的人怕是还有片刻就到达战场,叶修匆匆道一声“冒犯了”,决定从二人之间穿过去,两个人没有拦他,只是他擦肩而过的一瞬听到旁边的一句轻语,人生嘈杂间仿佛只一瞬便消散在空气中…




“别走…”









––––––––––––––––
又开了新坑!



叶叶现在病弱其实是一个伏笔!

下一章他就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哈哈哈哈[姨母笑.jpg]

鱼鱼:见面你都不说想我还感觉我笑的渗人????????
大黄:明黄色老子是有身份的人!你妹的菊花?????

〔all叶〕男子训练室猥亵遭曝光,其队友出面求情,结果……


*梗来自QQ看点





起因要从某月某日某个晴朗的下午开始说起







有男性著名职业选手叶某发文求助称


自己在训练室里被一个话贼多贼烦还自称剑圣的男子黄某猥亵。





“黄某非常地不要脸” 叶某事后回忆道, “开始他只是碰了下我的屁股,我以为是不小心的,就没在意,毕竟他说过我们是兄弟,这样很正常。”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越来越过分,我走哪,他就跟哪,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大声质问他要干嘛,但是!他居然还理直气壮又摸了一把,然后跑开了,还说…”






“他还说谁叫我这么可爱活该被摸!”






可怜的小男生叶某冷静下来之后


马上告诉了他的荣耀小伙伴。


很快下作男就被热心的王先生方先生周先生张先生等人一顿暴打,狗头锤爆。


本来就当私人恩怨解决,但是,黄某居然曝光了此事意图控诉职业圈无情无义。







做了这种事 ,居然事后还自己曝光,不要脸程度可见一斑


于是热心职业选手纷纷转发评论接受采访,表示要揭穿这个下作男的真面目!






方某“真的真的我经常看到他用马叉虫话挑逗老叶,还自称是老叶最好的朋友呵呵呵我早就看出来他对我家老叶图谋不轨了,都怪我家老叶太可爱了,对了,你想知道他是这么可爱的…”






好了这段乱入,下一个。






孙某:“我靠黄**太不要脸了吧我***他*****我没有****呵谁**喜欢叶*?我才***”






周某:“前辈…好看( づ ωど)想…摸…”






?????我们的采访十分有用,因为我们疑似了黄某人同伙…们?







然后这个事情,居然还有后续


曝光后的当天,某博主收到了一个微博私信


自称是当事男子的队长


跟博主说:





“跪求您把上午的事删掉!”


“这件事情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这感天动地的情谊啊!




但没想到,后面的台词是:






”他这个人觊觎我老婆很久了!我想没关系的都是兄弟我原谅他,结果他居然在训练室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但请不要曝光他,名义上我们还是搭档…”







妈耶这糟糕的发言。














〔all叶/阅读体〕故人肯归.

*感谢阅读




叶秋觉得眼前这个总是再笑的男人很不一般,能这种程度分析的,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打游戏的? 所以叶秋十分怀疑喻文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比如他可能是个狼人,毕竟…叶秋回忆起往事,没有人能干出亲弟弟给打的电话硬生生说成传销公司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来!但他喻文州做到了!






但那又怎么样呢,就算他是个狼灭叶秋也就只会骂一骂他然后感叹一下神奇的基因变异神奇的生物技术伟大的新中国, 他现在反而更关心的是,






哦草我的混蛋哥哥平时都在一群什么特殊的物8种间生活的?!!!!!!







他虽然光骗我,还不回家,还不来找我……(省略一百字)但他依然是个纯良天真的孩子啊!(雾?)万一被骗了被欺负了…






叶秋眼前俨然是一副叶修梨花带雨“嘤嘤嘤不要啊…”娇弱无力的形象了,叶秋越想越心疼,当然其中还带着点自己把哥哥救出苦海的小庆幸。







很显然, 叶秋弟弟今天依然没有领略到心脏之首的精髓呢!







叶秋越看越觉得他们禽兽不如,这间接导致了秋弟弟十分不耐的不配合“电话是私人领域,我有权不回答吧…”







“我们想弄清楚一件事。”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之前说过,你不打游戏,如果你不是在说谎,那是不是可以说明你与那个打游戏的叶秋不是一个人,但刚刚的电话内容中,你提到了霸图…如果没有私仇…我想霸图的粉丝应该不会去针对一个…一个连游戏都不玩的人吧,所以…”




“有的。”






“什么?”张新杰难得滞了一下。






“私仇,有的。”






“额,什么?” 张新杰觉得有些头大。







叶秋想了想,认认真真规规矩矩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不知道哪几个勇士用生命呐喊着,







“哦草韩队牛逼!张副酷啊!霸图666!”









韩文清的脸色和那阴间勾魂使者就差一句“呔!拿命来!”的区别了,和张新杰能组个黑白无常的组合出道的那种。





“恕我直言,在我印象中霸图…没有人有过花边新闻,如果事情属实,我们会负责到底。”张新杰觉得他今天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一股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让他为数不多的烦躁频繁的推着眼镜。






“不属实。”





“…????”


张新杰:你们别拦我!就算今天要失去这个奶我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呵呵,我逗你们玩的。”





“卧槽你🐎!”


“叶秋你可吓死我了!”


“我微博文案都想好了…”







韩文清:…

张新杰嘴角够起四十五度的微笑:“来jjc 1v1吗”第一奶妈教你做人!






叶秋居然沉默了,然后眼神复杂的看向韩文清,他记得这个张新杰好像,是个奶妈来着,奶妈也能1v1???







“霸图作风,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叶秋再一次感受到社会的险恶人心的毒歹已经谜一样的职业圈。





然后叶秋决定告诉他们一个大瓜,热闹看够了,真正有意思的要一起分享才能使震慑效果加倍。





于是,叶秋说:“你们听说过平行世界吗?”





平行世界?






众人被这个名词一炸,面面相觑,甚至还有不信者大声嗤笑,觉得不可思议。





“你是说,平行宇宙?”罗辑露出学霸的光辉,





“可以这么说。”





“什么是平行宇宙?莫不是还有第二个宇宙不成?”






“这样理解也行,”罗辑解释到,“平行宇宙是一个理论上的无限个或有限个可能的宇宙的集合,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所有的空间、时间、物质、能量以及描述它们的物理定律和物理常数。”*





“平行宇宙是指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在这些宇宙中,也有和我们的宇宙以相同的条件诞生的宇宙,还有可能存在着和人类居住的星球相同的、或是具有相同历史的行星,也可能存在着跟人类完全相同的人。同时,在这些不同的宇宙里,事物的发展会有不同的结果:在我们的宇宙中已经灭绝的物种在另一个宇宙中可能正在不断进化,生生不息。*”




“也就是说,平行世界是一个与我们这个世界基本一样,或者完全相反的世界,没想到它真的存在!”







“它不仅存在,”叶秋笑了笑,“它有可能与这个世界交融,比如,我就来自平行世界。或者更简单的说,我来自书中的世界。”





“!!!!!!”







“书中讲的是真实的???不是同人文或者虚构的???”





“当然不是,”叶秋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黄少天,“而且那个世界,你们都存在,这本书的讲的,就是那个世界你们的故事。”





“老林…这个世界玄幻了…”方锐使劲掐了一下旁边的大腿,“不疼…果然我在做梦嘛…”






“!滚你掐的是我的!”林敬言一巴掌拍开方锐,“那那个平行世界,就是你在的世界,我们…是与这个世界不一样吗…”





“那肯定的啊…”孙翔接茬,“这书里的嘉世和现实中的嘉世,叶秋在书中一看就是队里有头有脸说得上话的大人物啊,可我们那个叶秋明明那么…还有这个叶秋…天哪到底有多少个叶秋????”






其他人:……







“那你是不打荣耀了?”魏琛摸过来猥琐,“嘿嘿,感谢还荣耀一片净土。”





如果这是叶修大概会不屑的用更骚的垃圾话怼回去,但这里是叶秋,一个你跟他对骂他都能用条理清晰语句流畅富含马列毛邓三科新的官方句式给你争论的人,于是憋久了只是憋出来一句,“你太天真了…”







是的。

太天真了。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问叶修问叶修问叶修!如果众人能窥见叶秋内心,就会发现叶秋头顶上一串文字泡,写满了叶修,活像一个ncf,杀伤力堪比黄少天。





“嗯…比如我在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哈哈哈哈是不是和我一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操作牛逼…”黄少天期待的问。






“不知道不了解雨我无瓜。”叶秋冷漠的回答。







“其实我想问,”喻文州笑了笑,“你还没有告诉我们,有关叶修这个人…”





好!

肥肠好!





叶秋感觉自己这一章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冤枉了喻文州,看这言笑晏晏,看这善解人意!






喻文州!

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于是在喻文州一脸懵逼的情况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单方面锁了。






“咳咳!”等的就是这一刻!叶秋清清嗓子,把准备好的腹稿背出来,“叶修是我的爱人 。”




“我们非常相爱。”




“我们见过了父母 我的母亲非常喜欢他。”





“祝我们99吧其实你们不祝福对我们坚贞不渝的爱情来说也没什么…”





母胎solo的众职业选手:…






“我们开始读书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平行世界的我是什么样的了呢!”


〔比——你的好友黄少天已退出群聊并开始新的话题〕







“你们都不知道有个知己的爱人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好啊好啊快读!平时世界…相反…口若悬河周泽楷?沉默寡言黄少天???”


〔比——你的好友张佳乐已退出群聊并且开始作妖〕











“每天早晨起床就能看见他的睡颜,他总是比我晚醒一些……”










“身娇体软韩文清,软萌傻白喻文州?”


〔比——你的好友方锐已退出群聊并且开始猥琐〕










“算了,”叶秋赶在最后把恩爱秀完了,心满意足,“反正你们也没有”…哥哥




众人:…滚!





















——————

我回来了!我快把题目给忘了233333


我想日更!*摘自百度




晚安


!

我要克服懒惰QAQ

我要日更QAQ(否)

我明天就更新QAQ

第五真好玩QAQ

有没有一起溜鬼der~


〔all叶〕最后的礼物.

(´v`o)♡生贺文!

我爱修修!







叶修醒的特别早,蹲在床边与另一个“自己”干瞪眼。


不,应该说是叶修单方面的研究。


后来叶修回忆到,如果那时自己还拥有触碰电脑的能力,大概现在一篇“论偶尔早起发现自己灵魂与肉体质壁分离怎么办在线等还挺急的”的水贴已经有幸成为荣

耀论坛灵异板块的三大热榜之一了。


哦对了,剩下两个是


“玩家投诉野图boss的组织性垄断却被告知正常现象?????”


“网游里的高玩个个像极了职业选手???”


热度经久不衰。

到底是职业选手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可是现在的叶修只能和床上沉睡的肉体强行进行心灵感应



啧 失败了。




“哥不会以后就这样了吧???”叶修想着人不吃不喝能撑几天,觉得出门求助十分有必要,虽然他也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看见他。




叶修尝试用手开门,结果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直接从门上穿过去,并且自由自在飘在空中的感觉非常有趣,仿佛一面红旗,这一刻,叶修隐约听到了祖国,在召唤!




外面竟然出奇的热闹却又格外安静,好像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词,但目前情况在叶修看来就是这样,





兴欣的每个人都在,连昨晚和自己熬夜并肩作战的老魏也都看起来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每个人正在忙的都不同,但像商量好的一样有着同样的沉默。





“#$&……!!?”





苏沐橙正在把亮片纸裁剪成心形,看到门口踩着板凳挂拉花的方锐用明亮的大眼睛和口型手势艰难的表达着什么,眼看有掉下来的趋势。



“干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叫老叶起来?”




叶修感谢自己现在十分反重力,他可以轻轻松松听到他们几乎用气声来传递的交流 ,叶修抬眼就是方锐真诚明亮的眼睛和扑闪扑闪的睫毛,啧,就是得靠的近点才能听见。



“还不急。”苏沐橙把剪好的纸片放进自制筒里,“现在才五点,叶修哥挺晚睡的,现在大概还不会醒。我先去厨房看看果果做的蛋糕,你一会跟柔柔说一声让她挂个牌子今天不营业了,注意安全。”




方锐打个手势表示一切OK,然后就听还没大走远的苏沐橙又跑回来说,“不过你也得快点,一会儿其他战队的还有人来。”



方锐瞬间脸黑。



不过叶修沉浸在疑惑和不解中完全没发现,哎嘿?没听说之前其他战队有要来的消息啊…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联盟联谊?




想着自己丝毫没有收到消息不得不感叹一句物是人非自己也有被孤立的一天。




几个年轻的把卫生打扫的干净,又拿出昨天买好的零食饮料摆好,




“包子买早饭还没回来??”魏琛在鼓捣电灯开关,看起来大概是物理学的真的很差的缘故,他对小小的开关束手无策甚至在想一拳捣烂老板娘会不会杀了他。




会的。于是他打算骗单纯的包子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这是搞什么啊?

叶修不仅疑惑甚至感觉魏琛十分沙雕。



左右手提的满满当当的包子提叶修问出来这个问题,




“嘘——给叶修一个惊喜啊!你想想,等他起来,发现灯不亮,然后这时候我们准备的星星灯一点一点亮起来哈哈哈哈到时候感动死老叶哈哈哈哈别人别人听见我们的计划哈哈哈哈”



叶修心道,我已经听见了哦。



现在要是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那可能真的是昨晚晚睡把脑袋都睡糊涂了,看着在厨房忙东忙西的三个女孩子,好像她们对西点都不是很熟悉,唐柔一板一眼的念着食谱,旁边堆了一袋子像稀饭一样的不明物体,陈果一边盯着火候一边不停的问叶修会不会喜欢吃啊之类的问题,接着又自问自答似的狠狠的说,就是不喜欢也得吃之类的话,罗辑他们打扫完卫生似乎还想做点什么,就放弃了打气筒一人几个的把气球吹起来,包子和魏琛终于把开关弄坏了的样子,灯闪了几下刹然熄灭,昏暗中传来几声很小声的“卧槽”,又接着息声。




叶修就看着这些,看着他们默默准备好一切,带着惊喜与期盼,他突然感觉眼睛有点湿,原来灵魂也是会流泪的吗…



陈果的手机震动了几下,等她从厨房出来,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熟人般的进来了,喻文州友善的笑了笑,带着精心包装好的礼物,


啧,还要啥礼物,哥又不是小孩子了,叶修想,但他嘴角的笑出卖了他。



“老叶呢老叶呢老叶呢!让他快快来迎接本剑圣大驾光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他还没起啊我特地给他准备了红枣薏米杏仁花生枸杞核桃哈哈哈哈他肯定会贼开心的哈哈哈哈”





叶修:不,我不会。〔冷漠.jpga〕





“黄少天你对叶修有什么误解?”方锐把没挂完的拉花掷给他,“朋克少年就应该喝阔落,你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




“方锐你几个意思我这不担心老叶常年熬夜的身体吗!还有我是客啊客啊客啊你就这么对待你的父亲?”




“哦?是吗?抱歉啊,我忘了你够不到了好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笑的在空中打转,不愧是兴欣出来的,猥琐方也学的心脏了。






天色亮了些,叶修逛游了几圈发现还是进不了自己的身体也就放弃了,飘在空中看他们斗嘴也挺好玩的。





“哎呦老韩也来了?”霸图F4迈着整齐的宛如黑社会讨债的六亲不认的步伐向着兴欣走了,方圆三米之内人畜勿进。




周泽楷和江波涛已经和众人打完招呼了,门外还有个狗狗碎碎的孙翔和杜明。




“翔哥我想进去!”


杜明生无可恋的看着强硬拉着自己不让进兴欣门的孙翔,翔哥你自己不想进去拉着我干啥啊啊啊啊我想看我家女神啊啊啊


“不行!谁想进去啊,我才不想进去呢!”


杜明看着完全陷入自己世界的孙翔开始日常作妖还拉着自己,无奈之下朝副队投去了求救的眼神,江波涛心领神会,对自家队员比了个OK的手势,自信满满:“吴起不是说想来着,早知道孙翔不想来就把票给他了…”



“不行!”孙翔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进去,“谁说我不像来的!瞎说!”



杜明想说这是您几秒钟前刚刚说的啊哥。



叶修想着自己的嘲讽何时这么受欢迎了,一波又一波人来来往往架势够的上一个全明星了,如果冯主席看到大概又会开始“药…药…”




烟雨的楚云秀,虚空双鬼,雷霆肖时钦和戴妍琦,还有呼啸的唐昊,义斩的楼冠宁和孙哲平,嘉世的邱非…




啧!排面!




叶修吹吹张佳乐脖颈,戳戳黄少天的脸,又尝试骑在韩文清头上但是被一个凶狠的眼神制止了…正玩得不亦乐乎突然感觉一阵巨大的吸引力,然后就没了意识。



在醒过来是门外苏沐橙的敲门声,





“叶修哥,起床了”





这是…回来了?叶修摸摸腿掐掐胳膊,嘶还挺疼。




一开门,外面虽然亮的差不多了却还是带着清晨的昏色,苏沐橙正站在自己面前,言笑晏晏。





“叶修哥,生日快乐!”





叶修看着自己看起来的女孩,长高了,似乎眼前这个笑的温暖而倔强的她已经渐渐和以前只会哭的女孩偏离了。他们像一对兄妹一样拥抱,不,和以前一样。






“走吧”她笑着,引着他走进一片光亮。







“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片片彩花扑了叶修一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好沙雕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日快乐啊快看我给你准备的!老了一岁更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过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哈哈哈哈”




“前辈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最敬仰的…”




“生日快乐啊叶神…”





“老大!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的老大!”







生日快乐…






叶修看着眼前的人,灯光迷离,仿佛很久以前,自己才十八岁,只是笑的那样轻狂,只知道一往直前。

但是那个他,没有遇到他们。





















愿你十八岁和二十七岁看到的是同一片天♡

我永远爱你.

我的信仰.









还有一丢丢后续:


〔为什么没有王队???〕


陈果:“哦~你说王队啊,他堵车了可能晚点到哈哈哈”


叶修:“h市现在这个点不堵啊…”


陈果:“不是啊,他堵b市了”